{link}
  1. <var id="RBcF43saX"></var>



    皇冠ra6688《大公报》评陈方安生等人:香港不需要抹黑家园的“说客”

    文章来源:东台市 发布时间:2019-09-17 17:31:57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    《大公报》评陈方安生等人:香港不需要抹黑家园的“说客”

    中新网4月10日电 香港《大公报》4月10日发表署名龚之平的评论员文章《市民不须要那些抹黑家园的“说客”》,用铁一般的事实揭穿陈方安生、郭荣铿之流接二连三跑到国外,抹黑特区政府、攻击中央政府,不遗余力地唱衰香港,出卖灵魂,拥抱深渊,情愿与谣言和诡计共舞的可鄙可耻可恶嘴脸。

    “尊重自己的权力和自由,还要尊重他人的权力和自由”、“不仅须斟酌个人的权力,还要斟酌社会其他成员的权力,以至全部社会的好处”,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近日获颁港大声誉博士发言时,讲明了一条浅易的伦理,引发众多共识。

    还有一个浅易的道理,也已成为世人共鸣,那就是“众人拾柴火焰高”“高低同欲者胜”。倘若共有一个家园,同在一条船上,不是相互尊重、守护和激励,而是浇冷水、撤梯子甚或挟洋自重、引狼入室,这样的“同胞”你会怎么看?

    连月来,陈方安生、李柱铭、郭荣铿等反对派政客,与美国国度安全机构“密会”、跟反华政客与组织“座谈”;请求美国当局“制裁”香港、乞求“支撑”反对派组织;扬言消除中央对港管治权、叫嚣香港“自决”权。近日,陈方安生又密谋五月去德国,李柱铭等人也将在本月“组团”到美加。“争夺民主”的口号、“保护自由”的标语,一脸受压迫的可怜、满嘴鼓动性的谣言,为了自己的政治野心,这些号称代表“香港市民”的人在上演怎样的幽默剧?

    市民看得见,他们接二连三跑到国外,抹黑特区政府、攻击中央政府,不遗余力地唱衰香港;市民有忧虑,他们将颠倒了的事实、扭曲后的本相处心积虑地推至他国反华政客面前,堆高其损坏香港发展环境的“弹药”;市民会发明,他们不是与港人志同道合的人,而是可耻地与外国反华乱港权势“行埋一齐”。他们是市民“最熟习的生疏人”,他们与民意背道而驰。

    香港能有今天的繁华稳定,靠的是什么?靠的是“一国两制”的制度保障,是港人的勤劳与智慧,是国度的大力支撑。繁华稳定绝非必定,安居乐业须要基本。当来自于内部的损坏力气,勾搭外来的政治权势,最终将会怎样?凡有美国政治介入的地域,结局又将如何?

    拆港人台 反对派要干什么

    不论是上月底陈方安生、郭荣铿等人去美国“告洋状”,还是罗冠聪、涂谨申等人去年底的美国“密会之旅”,也不论是接收美国哪个组织邀请、到了美国哪个城市接收哪些人的招待,反对派跑到美国有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:“唱衰”香港。抹黑“‘一国两制’彻底失败”、攻击“中央干涉香港”、“香港人权自由倒退”……,等等。

    而相较于这些口号式言论,反对派“唱衰”香港、抹黑香港的行动,在近期进一步升级,他们不再满足于简略的立场表达,而是采用了实际的政治举动,站在美国人的立场上,赤裸裸地威胁香港市民“就范”。

    2014年4月5日,也即非法“占中”爆发前的五个月,陈方安生在与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会见时,主动请求对方介入香港的政制发展;2019年3月23日,陈方安生与同样是副总统的彭斯会见,又一次主动请求美国介入香港、“关注香港人权自由”,并建议以“撤消香港单独关税区”为手腕,强迫特区政府推行他们所要的政策;同一次“美国之旅”,郭荣铿等人在与美国众议院院长佩洛茜会见时,公然请求对方介入香港事务,禁止《逃犯条例》的修订;而李柱铭、李卓人等人在预告下月去美国时,同样扬言,会请求美国当局改变对香港的政策,包含“制裁”特区官员。

    撤消单独关税区、禁止《逃犯条例》的修订、改变对香港的公正政策……所有这些将严重减弱香港经济金融发展、严重影响香港司法独立、损坏香港社会稳定发展的所谓“建议”,不是出自美国国会议员与反华政客之口,也不是出自美国安全体门的政策文件之内,而是出自于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与前政府高官之口,岂能不让人恼怒?

    环顾世界上任何一个地域,有谁敢如此傲慢地拿本公民众的切身好处为要挟对象?又有谁敢如此嚣张地请求外国政府“制裁”本国居民?反对派不仅是在“抹黑”香港,也不只是简略的“唱衰”,而是在拆港人的台、倒港人的米,用一位商界人士的话:“是阻港人‘搵食’、阻市民‘发达’”!

    陈方安生上周在总结其美国之行时有这么一番话:“《香港政策法》是基于美国认同‘一国两制’在香港全面贯彻、落实,才给予香港优惠待遇,一旦感到‘一国两制’是受到减弱,人权、自由、法治是持续有冲击,美国可能重新斟酌。”她建议称,“特首和政府官员需亲自到访各国,释除国际对香港状况的疑虑,说明一下香港目前还是不是全面贯彻‘一国两制’,毕竟是中央管治香港、还是特区政府管治香港?”

    这番话说出来,毫无半点香港人的味道。在他们眼中,香港市民有没有发展机遇、能否有更好的发展环境,通通都不主要,主要的是美国人“满不满意”、美国当局“同不批准”。这何异于站在美国当局的立场、代美国政客去要挟、恫吓、勒索港人?

    陈方安生还曾在国旗、区旗之下宣誓“效忠”香港特区,郭荣铿等人更是现任中华国民共和国香港特区的立法会议员,如今竟是如此疏忽港人好处、疏忽市民福祉,岂能不令港人心寒?

    打香港牌 美国人岂能安好心?

    正如论者所言,香港有反对派,外国也有反对派,但是人家的反对派,是虔诚反对派(Loyal Opposition)。不论他们多么不满意现政权的表示,他们都是忠于自己的国度,绝对不会勾搭外国权势,做出侵害本国好处的事。

    而今陈方安生们又一次突破了底线。

    反对派之所以有机遇“外访”,之所以能见到尊贵的美国副总统与议长,之所以能获得所谓的“高规格”招待,并非他们本身有多么能耐,也非他们能说会道,更非他们能代表香港市民,基本原因在于,他们是美国当局一枚可用的政治“棋子”。

    2月27日,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唐伟康在以“香港在印太经济的角色”为题的演讲中,直白地流露了美国的意图:在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中,印太战略占领主要位置,而香港则是可以用来打的一张牌。在“美国优先”的大招牌下,美国当局如此不惜工本地培植这批反对派,会安什么好心?香港反对派与美国当局走得如此近,又能谈出什么成果来?

    国际政治的一条常识在于,美国不会做亏本的买卖。美国的任何政策,尤其是涉及他国外交与内政的,必定随同着美国好处最大化的斟酌。近半世纪的历史供给了无数的例子。但凡有美国介入的地域,不论是政治还是军事,都随同着“政权的推翻”与“国民的流离失所”。在南美洲的智利、尼加拉瓜、多米尼加、巴拿马,美国当局要么培植亲美政权,要么颠覆反美政权;在中东,美国要么直接军事入侵,要么树立傀儡政权。“阿拉伯之春”、“色彩革命”等等,一个个国度的倒下,无不与美国亲密相关。

    就在不久之前,委内瑞拉再次呈现美国推翻政权的暗影。美国媒体就曾报道,在反对派领袖瓜伊多发布成为“临时总统”之前,美国与他进行了亲密接触,彭斯与他至少通话两次。在第二次通话中,彭斯向瓜伊多保证:“我们为你祈祷,美国与你同在。我们观赏你的英勇。”令人唏嘘的是,一方面,美国肆无忌惮地干预委内瑞拉内政;另一方面,却不停地责备俄罗斯干涉2016年大选。双重尺度之下毕竟是什么,不言自明。

    美国人真会关怀委内瑞拉的民主与人权?彭斯真的“观赏”反对派的“英勇”?美国真的“与你同在”?所有这些,不过是干涉内政的说词、推翻政权的抓手。美国人如此关怀香港的“民主过程”、“自由权力”与“法治建设”,其基本目标,是要复制在其他地域胜利推翻政权与制作政治凌乱的经验,将香港打造成反制中国、限制中国发展、围堵中国突起的“桥头堡”。

    此次反对派是受美国国度安全委员会的“邀请”,会面到最高等别的官员是彭斯。前者是美国战略部门,是推翻他国政权的“中枢大脑”;后者是长期的反华政客,支撑“台独”与“藏独”。反对派的陈方安生、郭荣铿等人与他们能谈出什么“好事”来?香港的繁华与稳定、市民的整体好处与发展前程,又岂会是他们关怀的内容?

    可笑的是,陈安方生之流竟认为自己是“旗手”。剥掉他们代表“民意”的虚假外衣,人们只会看到他们在“与魔鬼交易”中的可鄙嘴脸。他们自视“民主自由”的“旗手”,却在香港损失凭靠后,出卖了灵魂,拥抱了深渊,情愿与谣言和诡计共舞。

    心怀野心 政客得利港人埋单

    陈方安生之流不会不知道美国打“香港牌”会危及国度主权安全、会危及香港的基本福祉,更不会不知道若将市民好处拱手相让,会对香港造成多大的损坏。但他们仍然如此,更不惜扮演美国政治代理人的角色,替美国“制裁”香港、抗衡中国摇旗吶喊,原因何在?

    答案是政治野心。

    陈方安生以“香港良心”自居,郭荣铿以“法律斗士”自诩,而罗冠聪、黄之锋等人更以“年青人代表”面目示众。他们要么想延续自己的影响力、要么想做反对派的“造王者”、要么想成为新的反对派大佬。美国政客正是应用他们各自的“愿望”和“弱点”,下达命令、煽动抗衡、鼓动对峙。

    电影《无间道》有这么一句经典对白: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。反对派的所作所为,正欲以香港市民的“枯骨”,去换取自己的“功成”。其言其行,是对港人的背叛、对市民好处的出卖。他们胜利之时,也即“单独关税区”被撤消之日;他们庆贺之日,也即“香港政策法”制裁香港之时。郭荣铿三度“访美”,完整成了美国好处的保卫者,还好意思自称“替港人发声”;陈方安生完整坐在了外国权势一边,还好意思自诩“香港良心”。无怪乎网民们叱责:“陈方安生不安生”、“郭荣铿做美国大亨”!

    香港早已是中华国民共和国直辖下的特殊行政区,是在中央国民政府管理下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处所政体。那些挟洋自重的反对派,总是不肯面对这一最基础的现实,还留恋过去的一套,空想把香港作为西方殖民地或者“飞地”。所幸,香港社会日益成熟,反对派这些表演,除了招来人们同仇敌忾的反感,没能掀起多少波涛。因为但凡有理性的人都知道,古往今来,凡与外部权势勾搭苟合的,都没安什么好心地,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    接下来,反对派或可持续“外访”、或可持续向外国政要“告洋状”,但要再想诈骗市民已无可能。那些不请自去的“说客”,已经露出了骗子、混子和棋子的原形,他们的家园在他方,他们和市民不在一条船上,“归去不来”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。




    (责任编辑:于都县)

    附件:

    专题推荐

    • {links}